万叶

一穷二白路且无
但憎平生未绝处

李绛攸感觉自己渐渐老去,是在挨个送走他们的葬礼上。

他们有的是自己认定了,愿意辅佐一辈子的人,有的是打打闹闹一辈子,到头来共享盛名的人,有的是他此生最骄傲的弟子,有的是他此生严父恩师,有的是......

体弱多病的老人总是想,是不是因为自己极其错乱的方向感,让他找不到通向黄泉的路,因而此生活得最为漫长。

漫长得足以一个人识得回忆中的每处角落。

漫长得足以看美人迟暮,英雄老去,朝代更迭,风雨兴替。

漫长得足以笑当年琐事入了书简,缠绵的爱情随纷繁的落花传遍大街小巷。

漫长得足以模糊记忆,足以叫他只记得那些回不去的时光。

 


评论(2)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