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叶

一穷二白路且无
但憎平生未绝处

一曲鹊桥仙,来此为重逢

  我在很久之前遇见过这部作品,只是那时不曾在意。

  如今,相遇,倒有些故友重逢之感。

  好像留在记忆剪影中的我们还在昨天肆意欢畅,喝着色素味明显的水,把一摞一摞的作业推到旁边,谈着彼此感兴趣的话题,天南海北,顾盼神飞。

  我热烈地给她安利《渣反》,说中有一人,名沈九,一世浮沉,半生零落,本欲光风霁月,奈何凡人心性,俗世为牢,作茧自缚。所作所为,不知能否称得句人渣,但我就是喜欢他,而她则是声情并茂介绍了这部。

  当年,《渣反》不火,不那么太火,而这部还没出动漫。...


少年游

很多年以后,碧珀明一人登楼,对月独酌。

目光所视之处,长街小巷,灯火辉煌,碧波画舫,歌台暖响。

他用微微颤抖的手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第一杯酒谢黎庶,佑我彩云同天寿。

第二杯酒祭故友,兼怀昔日少年游。

第三杯酒敬命途,刀光剑影舞春秋。

“青史留名的家伙一个个都早走了,只剩下我们这些老家伙......”

他攥紧了酒杯,指尖发白,。

“一个个地全走了,都没人陪我喝酒啦”

他放下杯,起身,径直走向栏杆,难得得不再口是心非。

“一个个地怎么都那么年轻......他们不走,若他们不走,还会有多少个奇迹出现。”

看遍世事浮沉,沉静如墨的眸闪过一道星芒,又归于冷寂。

彩云国首位女性官...

我非良玉

hiroshi164:

“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,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;然而心中既存着一丝希冀,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。”

为什么人丑要多读书,并不是多读书就能胜过脸好的人。但是人要知道自己的真实,要了解自己输在哪里才能让自己服气。总胜过丑人还要多作怪罢。

我已知自己本非良玉。但就是一块贫陋顽石,被粉身碎骨掺进混凝土筑进大厦里,也胜过一块似是而非的伪玉。

李绛攸感觉自己渐渐老去,是在挨个送走他们的葬礼上。

他们有的是自己认定了,愿意辅佐一辈子的人,有的是打打闹闹一辈子,到头来共享盛名的人,有的是他此生最骄傲的弟子,有的是他此生严父恩师,有的是......

体弱多病的老人总是想,是不是因为自己极其错乱的方向感,让他找不到通向黄泉的路,因而此生活得最为漫长。

漫长得足以一个人识得回忆中的每处角落。

漫长得足以看美人迟暮,英雄老去,朝代更迭,风雨兴替。

漫长得足以笑当年琐事入了书简,缠绵的爱情随纷繁的落花传遍大街小巷。

漫长得足以模糊记忆,足以叫他只记得那些回不去的时光。


她的一生

  
中岛阳子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女高中生,普通得无法再普通。

如果把所谓青春比做酸酸甜甜的恋爱喜剧,那么她一定是蜷缩在角落里的角色。

毕竟她不会接纳别人,也不能够悦纳自己。

谨小慎微地参与,自作多情地猜疑,然后替别人与自己划出最鲜明的分界线。

我在这边,你们在那边。

千万不要过来啊。

这些隐藏在心底的讯息通过言语,动作,姿态轻易地传递给他人。

产生了名为距离感的隔阂。

唯独她自己固执地相信自己已先伸出手,世界却未有回应。

阳子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很小的时候便懂得让自己过得更好的方式,但她毕竟年轻,误把因别人认可而生的喜悦当做因别人快乐而生的喜悦。最后导致了刨除真...

追完一部好的动漫总是感觉相当地寂寞。

那种萦绕于心的细微的感觉在看的过程中总是很难体会到。

它往往被另一种急迫又渴望的心情覆盖。

而当曲终人散,单独调出某一时刻的某首曲子时,内心的情绪便不可收拾。

说得动听,不过是在脑海中继续他们的故事。


2018-01-25 /  标签 : 随笔 1  

水月 李白杜甫

  觉得这两个人挺有意思的是由于上课时语文老师的笑谈,杜子美作为李太白的小迷弟,自相遇之后便留下十二首墨宝,而太白却只有寥寥数语,以及略微戏谑的《赠汪伦》。

  况乎当时正在学习李太白的《蜀道难》和杜子美的《登高》,这两个人的形象便跃然于纸上。

  作为中国人,应当没有几个不喜欢李太白的,哪怕是不喜欢他放浪形骸的生活态度,或者是极为幼稚的政治能力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作为一个盛唐的符号多么绚烂地扎根在人们的心中。

  我偏爱...

2018-01-13 /  标签 : 随笔李白杜甫 14 5  

诸葛先生

趁着酒兴正浓,谈一谈诸葛先生。

没有凭借正史以及其他的相关资料,只凭着初高中那浅薄的文化知识以及无尽的想象,来谈一谈这位先生。

诸葛亮字孔明,号卧龙先生。

“出师一表真名世,千载谁堪伯仲间”这话说得倒是一点也不错。纵横这古今,多少人哪,渴望学一学这位先生。多少人哪,又歌颂这位先生。

但我对这位先生起初是不感兴趣,甚至是不爽的。

毕竟心中的朱砂痣,白月光都是江东的美周郎。何况演义一出,智多近妖,哪里来的好感。

但好说歹说,这位是有关三国故事绕不开的一位。

我因《九九八十一》中的老祖宗入了坑,因诸葛丞相与王司徒的阵前谈话 着了迷,因易大师的品三国陷入其中。

但不管怎么说,...

可念不可说

      “昨夜江山又小雪,各位打尖儿的,吃饭的,听小老儿说书的,可多要加件衣服呦......”那声音清亮温柔,夹杂着隐于冬雪中寒梅的香气,浑然不似人们心中说书先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里的人毕竟都听习惯了,他们热热闹闹地吵着这位先生,含苞待放的姑娘隔着丝质的薄纱暗送着秋波,垂髫小童嬉闹于他的两侧,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男人将满腔的热化为古铜色脸庞上的滴滴汗珠,这里竟是被这说书先生点燃了!...


2018-01-10 /  标签 : 脑洞王耀 1 1  

古镇

.构思的时候偏想着《第七天》,这可以说这是我最喜爱的余华的书之一,当然事实上我也没读过他的几本书。细细思量,说忘得一干二净也差不多,但那名为死无葬身之地的地方却依旧令我着迷。

并没有那么丰富的经历去针砭时弊,也没有那么犀利的笔触去入木三分。

因而这梦中的古镇倒像是夏目居住的熊本县,九国夜雪的风临城,浮生老板娘的不停甜品店,还有大隐隐于市的哑舍......

总是有故事发生,又或许他们本身便是故事。

想到什么便写些什么吧。

会有那样的一个故事发生。

白骨成精,偏作画皮姿态,妖言蛊惑,便将那少女貌美如画的脸取得,管你情债万千,拿完便走,恶毒心肠,天真而过。

除妖师嘛,便是那二八年华,风...

上一页 1/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