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叶

一穷二白路且无
但憎平生未绝处

少年游

很多年以后,碧珀明一人登楼,对月独酌。

目光所视之处,长街小巷,灯火辉煌,碧波画舫,歌台暖响。

他用微微颤抖的手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第一杯酒谢黎庶,佑我彩云同天寿。

第二杯酒祭故友,兼怀昔日少年游。

第三杯酒敬命途,刀光剑影舞春秋。

“青史留名的家伙一个个都早走了,只剩下我们这些老家伙......”

他攥紧了酒杯,指尖发白,。

“一个个地全走了,都没人陪我喝酒啦”

他放下杯,起身,径直走向栏杆,难得得不再口是心非。

“一个个地怎么都那么年轻......他们不走,若他们不走,还会有多少个奇迹出现。”

看遍世事浮沉,沉静如墨的眸闪过一道星芒,又归于冷寂。

彩云国首位女性官吏——红秀丽,彩云国历史上最年少的国试状元——杜影月。

那是他的朋友,他最骄傲的朋友,也是英年早逝的朋友。

雾里看花,月下观美人,在泪中回溯记忆,似乎一切都更美好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1.

红秀丽和杜影月也纳闷着,从行动来看,这位大少爷应当是帮他们的,却为何却先声夺人给他们一顿臭骂。满满的心酸一下子化为满满的哭笑不得。不过太好了,要是温柔地安慰,说不准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出来。
2.

“他们竟敢瞧不起你俩!”

“你,红秀丽,彩云国首位女性官吏,嗯,即将要成为的。”

“你,杜影月,彩云国历史上最年少的国试状元。”

“气死我了,这些人把国试当做游戏了吗?”

“你们成绩高,自然是比我厉害,我会生气自己不如你们刻苦,但我不会诋毁你们。”

“尤其是你,红秀丽,身为女子,你肯定更辛苦,更有才华,要不然怎么会堵住那些老学究的嘴。”

碧珀明像是吃了火药一样,语速快得险些让他们没有听清。可是趁着他说话的空暇,红秀丽与杜影月暗中对视,便收敛不住自己的笑容,这位高傲大少爷,无非是在用他独特的别扭的方式关心他们。
3.

“我差不多懂你们这么做的意思了,但蓝将军李大人不适合帮你们,不代表我不能帮。”那个少年温柔地将干净的衣服递到秀丽手上。 

4.

“你知道吗?”来往的官吏一直窃窃私语,却在厕所和擦鞋的时候罕见地安静,没有捣乱的行为。“碧家最受宠的小少爷和那两个人是朋友。”

5.

这是碧珀明第一次来到红府,早先听说秀丽家家徒四壁,为了避免尴尬,在小巷里,他就目光直视前方,然后就被绊了一下。影月连忙将他扶起。他咬着牙挥了挥手,表示毫无问题,却在下一秒痛地站不起来。秀丽一见这样情况,急忙和影月两人架着他继续走。

“用不用找医师看一下,别伤了骨头。”

“秀丽,我就是医师啊,阿碧没事的。这只是一时的”

“那就好,阿碧,你干吗这么紧张啊,我父亲可不吓人。”

温柔的声音带着关怀和细微的笑意。

而那个不说话的少年,白皙的脸上烧成了漫天烟霞。

小巷里,那三个人彼此扶持的背影在夕阳的余光下越拉越长。

6.

“你就是碧珀明吧,秀丽和影月经常提起你呢,说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......”

温和的父亲在家门口守着,远远望见了他们的身影。

“诶?”没等他问这三个人的情况是怎么发生的。

少年青涩又略带紧张的声音打断了他。

“邵可大人,您是秀丽的父亲,就是我的父亲,还一直照顾影月......不,我的意思是我也会像对待父亲那样对待您。”

他将自己准备了好久的话一口念出来,却感觉哪里不对,仔细思量,脸涨得通红,连忙改正,最后像鹌鹑一样把头缩起来,声音越来越低。

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
在一阵愉快的笑声过后,他听见邵可大人那么说。

抬起头,他看见两个好友正对着他在微笑。

7.

“那个时候,我以为你在向我求婚。”秀丽笑道。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你们两个够了!”

8.

“秀丽,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影月啊,你很坚强,但这不代表你无坚不摧,到茶州那样的地方,一定会很辛苦,适当地给自己一些松懈的机会吧。如果,你觉得在朝夕相伴的人前面暴露自己的脆弱很难为情,那你就一定要平安回来,那个时候,我把整个肩膀借给你哭。”

“还有影月,笑容并不代表开心,哪怕再怎么乐观的人肯定也会有悲伤的时刻,这个时候,就不要笑了,我和秀丽会陪着你的,我们是你的朋友。”

强忍着悲伤的少年和友人告别着。

9.

山高水长,一只翠绿的小鸟落在秀丽肩上,解开绑在它腿上的布条。一个笑脸还有龙飞凤舞的一句话。“一路可安好?”

10

(私设,众人知晓秀丽一旦选择生孩子,就会没命。).

“秀丽。”

躺在榻上的女人露出一个微笑,手上的针线活不停,做着刚出生孩子需要用的小物件。

“你也是来劝我的吗?”

那个长得不算倾国倾城的人,却因为一份坚持充满别样的魅力。

“不,你想哭吗?你想的话,我陪你。”

他不会问秀丽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,他既不知道秀丽发生过的种种事情,也不会未卜先知。

他只会这么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。

你哭,我陪你。

到后来,他只影彷徨,位居高位的人坐在地上,哭得像个孩子。

“我既希望你好好地活着,又希望你能尽情地做自己想做之事。”

12.

那是他们最初在一起的时候。

他们一起整理错综复杂的案宗,誊抄文件。

夜半时分,秀丽疲乏地倚在如山的书籍旁,小憩。影月用手支着脑袋,头却不由自主地往下低,碧家的小少爷再也不在乎架子,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,挣扎着起来,给这两人披上准备的衣服。

翘着二郎腿,忽的冒出这样一句话。

“我觉得自己在目睹一个传奇”

彩云国第一位女性官吏,彩云国最年轻的国试状元。

“不......”

影月揉揉眼睛,含混地说到。

“阿碧,那你不正在参与其中吗?”

 

评论(2)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