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叶

一穷二白路且无
但憎平生未绝处

她的一生

  
中岛阳子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女高中生,普通得无法再普通。

如果把所谓青春比做酸酸甜甜的恋爱喜剧,那么她一定是蜷缩在角落里的角色。

毕竟她不会接纳别人,也不能够悦纳自己。

谨小慎微地参与,自作多情地猜疑,然后替别人与自己划出最鲜明的分界线。

我在这边,你们在那边。

千万不要过来啊。

这些隐藏在心底的讯息通过言语,动作,姿态轻易地传递给他人。

产生了名为距离感的隔阂。

唯独她自己固执地相信自己已先伸出手,世界却未有回应。

阳子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很小的时候便懂得让自己过得更好的方式,但她毕竟年轻,误把因别人认可而生的喜悦当做因别人快乐而生的喜悦。最后导致了刨除真正意义上的天真烂漫,她再也没真正快乐过。

令别人快乐有多难,需要多少个不一样的自己?

更何况当那短暂的快乐结束,便迎来更高层次的、无理的要求以及看似放心的敷衍。

“阳子真是个好孩子呢。”

说着这样的话,她似乎一下子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很多,她的优秀也成为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当然,这样的光环之下,最令人恐惧的不是那种习以为常的漠视,而是那一闪而过的失望。

那一瞬间流露出的情感扭曲了圆满的微笑。

后来,阳子明白了。

普普通通是世间的最高智慧。

中庸之道,不,只是单纯地好说话就可以让人隐于阴影之中,活得轻松。

做好标签内的事情,便可将其余的责任推卸地一干二净。

就这样,按着铺好的道路往前走,直至死去。

好女孩,好学生,好朋友,好妻子,好妈妈,最后墓志铭上的一个好人,便是她的一生。

那燃烧的红被时间中和成无生命的灰烬。




“景麒,如果你没有出现,这或许就是我的结局。”




责任要么逃避,要么咬碎牙接受。

人要么成为奴隶,要么堵上一切成为自己的王。



“人不是任何人的奴隶,不是为了做奴隶而生.即使被欺压也不屈服,即使遭遇灾难也不气馁,遇到不公正时能毫不畏惧地纠正,不向禽兽屈服献媚.我希望庆的子民能成为这样的自由不羁之民,成为统治"自己"这块领土独一无二的君主。”


成长过后的女王如是说道。



评论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