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叶

一穷二白路且无
但憎平生未绝处

可念不可说

      “昨夜江山又小雪,各位打尖儿的,吃饭的,听小老儿说书的,可多要加件衣服呦......”那声音清亮温柔,夹杂着隐于冬雪中寒梅的香气,浑然不似人们心中说书先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里的人毕竟都听习惯了,他们热热闹闹地吵着这位先生,含苞待放的姑娘隔着丝质的薄纱暗送着秋波,垂髫小童嬉闹于他的两侧,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男人将满腔的热化为古铜色脸庞上的滴滴汗珠,这里竟是被这说书先生点燃了!

 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本就是锦衣玉食的纨绔子弟,精通各种玩乐手段。哪怕那发生很多很多年前。

     “  那好,话不多讲,就着上回来说......”那少年似的人抚摸着周围孩童的头旋,罕见地重新露出温柔的神色,就像当年的他一样,那个人啊,那个人啊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一抹浅白衣角上的血色,那是樱花,密密麻麻得如同繁杂的心绪映入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人偶般的少年带着风雪袭来,是故人,却不是故友。

       “就说那百年前横空出世的天才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啊名叫王耀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死了,死了百年之久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可愿助我让大哥醒来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愿”

         不愿,你又为何要来?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本以为,世人会尊他敬他,要么辱他恨他,但我未想到,世人忘了他。

 

 

故事梗概

王耀是百年之前的修士,一步成仙,扶摇而上的那种,但他偏生不爱修仙,爱这人间。普通人家之子,被一懒散师傅,领上山做了徒弟,每日修身养性,不问仙途,时不时陪着师傅下山打打牙祭。在师傅那里更多地学会的是占卜,是哪里有危险,就往哪里冲的脾性。于是乎,王耀就这样跟在他师傅的身边游走人间,尝尽世味。最后师徒二人被掌门一纸书信召回,原因是派中长老预测到门派飞升的希望就在本门子弟中。门派飞升之计类似于仙四中掠夺天地灵气。王耀知其原理后,便一心想将其核心毁掉,因而被视为叛徒,断了灵脉,被铁链束缚,禁锢于玄冰之上,但后来天地混乱,妖气肆虐,他便借用游历中偶得的妖丹一物化为龙妖,用尽平生气力暂护百姓,也因此失去人身,失去记忆,失去坚守的理由。

天地间再无王耀。

他还未扬名立万,就已经销声匿迹。

其实更多的故事应该发生在这师徒二人的游历当中。

譬如,他是如何与港澳台遇上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东瀛在这里起什么作用,

          妖丹怎么到手的,

         为何澳说,尊他敬他,又怨他恨他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为何澳等人又想复活他的大哥

         为何有些人又会不情愿

         这些暂且不记,引发我无限遐想的,徘徊在我脑海中的画面始终是这样的,一双看尽世态炎凉却蕴藏着无限温柔的眼眸,出现在举世皆恐的,被枷锁束缚的巨龙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龙本是神圣的象征,是无尽的生命,奢侈的享乐以及天赐的荣耀,而他折断掌牙,拨裂鳞片,瞎目断爪,周身萦绕着缕缕黑气,五步之内,便听的到生灵哭嚎。

       他在那世间最荒凉的地方,用最温柔的眼光注视着世间。

      无人知晓他的温柔,就连他自己也不会知晓那份刻入灵魂的温柔是因何而来。

     以后想起来的时候再填吧。

2018-01-10 /  标签 : 脑洞王耀 1 1  
评论(1)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