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叶

一穷二白路且无
但憎平生未绝处

古镇

.构思的时候偏想着《第七天》,这可以说这是我最喜爱的余华的书之一,当然事实上我也没读过他的几本书。细细思量,说忘得一干二净也差不多,但那名为死无葬身之地的地方却依旧令我着迷。

并没有那么丰富的经历去针砭时弊,也没有那么犀利的笔触去入木三分。

因而这梦中的古镇倒像是夏目居住的熊本县,九国夜雪的风临城,浮生老板娘的不停甜品店,还有大隐隐于市的哑舍......

总是有故事发生,又或许他们本身便是故事。

想到什么便写些什么吧。

会有那样的一个故事发生。

白骨成精,偏作画皮姿态,妖言蛊惑,便将那少女貌美如画的脸取得,管你情债万千,拿完便走,恶毒心肠,天真而过。

除妖师嘛,便是那二八年华,风度翩翩的美娇娥,带着些天真不思量的猖狂,只求大道,只走正道,然后在现实面前撞得头破血流,又死不悔改。

他们之间该发生些什么才能使本是对立面的两个人化干戈为玉帛。

除妖师碎了一个天真姑娘愚蠢的美梦,烧了白骨的皮,也烧了她立于世的层层伪装。

“师妹,你睁大你那双眼,好好看着,这般的男人,怎地值得你为他受剥皮炼骨的痛,怎值得你为了他废了心性,毁了前途”

“你就算是那如花美眷,又怎经的过这似水的流年。你怎么那么傻,妄想用美色拴住一个人的心”

“师姐,我知道的啊,这般简单的事我向来是知道的。若一张人皮化作一段情缘,他爱怎样,我便化为怎样,这生生世世,我便缠上了他,他爱的每一个人,千变万化,不过是我.”

“师姐,你还不懂吗,事已至此,还有什么回转的余地。我会缠着他的,一个时辰一天一个月一年一辈子,几辈子都是不够的。哈哈哈,他毁了我,我毁了他。他毁了我,我又毁了他”

“师姐,我求求你杀了我好不好...好...不...好...”

门派中的小师妹天资聪颖又貌美如花,因年幼多病,早早送入山上,习四书五经,养于山野被教导得娇憨纯真,一日随师下山除妖,偶遇富家薄情郎,一颗芳心暗许,奈何真情错付。

虽享短暂欢愉,但受其多情之苦。

“多美的小姑娘啊,为何愁眉不展,看的姐姐心可都疼了起来”

“姐姐可真羡慕那个与你鱼水之欢,共度一生的人。哎呀,是姐姐孟浪了。若那个人还不懂得欣赏你的美,那么你就且等他三千繁华览过,最后青丝暮雪时,恍然间想得你,要么,你就干脆些变得他喜欢的摸样......”

“姐姐,最喜欢美人,也最会画美人了”

谁也没想到,这个小姑娘有这般刚烈,或者说是狠辣。

天然未去雕饰的纯真竟会变得如此极端。

她视若珍宝地将一卷仍有温度的美人皮囊铺展开。

“妖仙姐姐,帮我画出她的眼睛可好”

“妖仙姐姐,帮我描出她的眉毛可好”

“真是个令人惊喜的小丫头啊.”

“除妖师,你紧追着我不放作甚,这些美人可都是你师妹送给我的。哈,其实啊,她当初只要给我章画像即可,谁知她竟送了我如此大礼”

“除妖师,你动我可以,你敢动一下这些皮试一下。我必惑你今生良人,诱你满门,让他们撕掉正人君子的伪装,被天下人辱骂”

“我的好姐姐,你别烧她们啊,我求您,您放过她们,我保证此生再不出这方圆之地,不蛊惑一个信男信女。

“除妖人,咱们两个没完”

“原来你是白骨,而非画皮啊”

其实,我只是想写一个死缠烂打的故事,到最后庭院深处,一盘残局,一壶浊酒,恩与仇都分不明白。

灵感来源

《第七天》中李姓男子被扫黄警察张刚踢爆睾丸而寻仇杀人,两人死后也一笑泯恩仇,成了最好的棋友。

待补充


评论